【媒合會前・暖身沙龍講者訪談系列六】– Google Taipei 前實習生 茅耀文

文/ EJ

2016/12/13

Q:當初是在什麼樣的機會下得到這份實習?

 

A:當時是大二升大三的暑假,因為之前有聽說一位學長去年也進入 Google Taipei 實習,知道他們這個時候有開放招收實習生,剛好自己暑假也沒什麼事,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投了履歷,像 Google 這麼大的公司應該不管什麼人聽到都會很有興趣,所以其實當初也沒有抱很大的期望,後來經過為期兩個月左右的篩選和兩次面試,最後幸運地成為 Google Taipei 的實習生。面試過程其實跟網路上大家對於 Google Taipei 面試的說法差不多,基本上他們不會花時間跟你聊太多,頂多問問過去的經歷,最主要還是想了解你解決問題的能力,所以會直接丟一個問題給你,看你如何解決。

 

Q:實習前是否有什麼預設期待?

 

A:當初其實也沒有做太多的設想,畢竟 Google 這麼大的公司,內部有很多不同的專案做著各種不一樣的事情,在進入之前也很難去想像實際的情形,因此當初也只是想著,要來看看這樣的大企業工作環境如何。對我來說,只要能碰觸到許多以前沒有做過的挑戰,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所以預設的期待其實就是希望能多多接觸以前不熟悉的事物,畢竟學生也很少有機會可以碰到這麼大規模的團隊或是專案。

 

 

Q:可以分享一下你當初實習時做的專案嗎?

 

A:當初的工作內容比較偏底層,底層的意思其實也就是修改 code,其實我一般聽到的,不論是大公司或是新創企業,他們的工程實習生做的事情好像都比較獨立,也就是會被分配到比較獨立的頁面或專案,不會跟原本公司人們在運作的事情重疊。但是我的情況比較特殊,當初 Google Taipei 的人也沒有把我劃分得太清楚,就跟我說有某類型的 bug,請我修改,所以其實主要工作必須 trace 很多別人寫的 code,首先必須了解他們原本在寫的是什麼樣的程式,知道問題是什麼之後,再開始去研究問題如何產生,比方說,是哪一部分的程式出了錯,必須去釐清問題的根源與全貌。

基本上,Google Taipei的實習生做的事情跟正職相去不遠,就算是負責獨立的區塊,難度也跟正職的差不多,這一點跟我聽到的一般工程實習生的工作內容很不一樣。過程中也常常需要跟團隊裡的正職溝通,像 Google Taipei 這樣的大公司對於程式品質的管理非常嚴謹,所以更要有效率地找出關鍵問題點在哪裡。

 

 

Q:大學的所學專業對現在的工作有幫助嗎?

 

A:因為我不是資工系的,所以我不清楚資工系內部的訓練如何。而電機系本身關於寫程式的訓練也沒有那麼多,其實主要還是源自於我高中時期就開始寫 code,雖然學校也有相關課程,但是大部份的技術仍是自學。雖然自己有不少寫程式的經驗,但是對於當初修 bug 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很熟悉,畢竟這個區塊跟自己以前玩的東西不太一樣,難的地方在於,要看懂別人寫的 code、他的流程是什麼,還要找出問題點,這部分確實是以前比較少接觸到的。有過這次經驗,我也建議平常喜歡寫程式的人可以多去看看其他人的 code,幫他們找 bug,因為平常不太會有檢視別人作品的機會,有時候可能 bug 就只是少加一個1,但是找的過程往往需要花很多時間,這樣就會讓自己更進步。

 

 

Q:工作經驗印象深刻的地方?

 

A:我想應該是Google的工作環境,跟新創氛圍很像,跟上級講話不必太拘泥、可以直接表達想法,我本身並沒有待過階級很明確的組織,但是Google Taipei 確實讓大家都能暢所欲言,大家人都很好,有時候因為負責程式的主導人在國外,也有需要跟他們合作溝通的時候。另一方面,因為這份實習做的事情,讓我更了解相對於急著把技能點滿,養好基礎素質更重要,才能更加地與時俱進,不怕被時代淘汰。

 

 

Q:對其他學弟妹工程職涯的建議?

 

A:我個人覺得,寫程式這件事做不做得來,其實跟個性有很大的關係。拿我自己來說,我是一個很喜歡解決問題的人,當我碰到一個問題,可能第一個冒出的想法就是「我能不能寫一個程式去有效率地完成它?」而當你享受解決問題的過程,寫程式就會變成一件有趣的事情。如果你是個喜歡寫程式的人,剩下的就是多練習、多看多學,有了足夠的底子,也可以去挑戰一些技術面很高的大公司。至於新創方面,根據我身邊一些有在新創實習的同學,其實就是要對於那個新創企業本身在做的問題面有興趣,如果你對於解決眼前的這個問題是有熱情的,你就會很用心去寫,這樣的心態也因人而異,有的人喜歡寫 app,有的人覺得架出一個系統很好玩,每個人興趣不同,而當你有一個很全面、很基礎的,關於解決問題的興趣,其實就很適合走工程這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