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媒合會前・暖身沙龍講者訪談系列四】– POP、Dcard 前實習生 楊喻如

文/ EJ

2016/12/07

Q:大學時期如何找到實習資訊?

 

A:我在進入Dcard之前是在POP當實習生,當初找POP的工作時是兩年半前,透過WeStudent、INSIDE Job Board,使用UX、Startup等關鍵字去搜尋,剛好POP的職缺出現,做完他們要求的作業寄過去後,便收到回音請我去聊聊。那個時候其實他們已經沒有想招收實習生了,但是在與CEO聊過之後,最後還是決定留我下來做一些事情。

 

 

Q:在實習過程中收穫最多的事情?

 

A:我覺得在POP最大的收穫是對於新創圈的認識與初步了解,當初進去的時候我才大二,對於新創圈可以說是一知半解,像是pitch、deck等專有名詞其實我都不懂,而剛好我加入的時間點是他們剛從矽谷加速器回台灣的時候,於是從他們口中學習到不少新創慣用的相關詞語,也漸漸開始了解新創圈的種種。

至於在Dcard的感想則不太一樣,POP的組成大部份在創業方面較有經驗、年齡層大約三十歲左右,CEO本身也是創業很多次的人,當時在裡面比較像是小妹妹被帶著學習的感覺;而在Dcard員工年齡層相對低許多,就連CEO也只比我大兩歲而已,相對之下需要獨力完成的事情更多,責任也比較重。

 

 

Q:同上,遇到最多挫折的事?

 

A:因為新創企業裡的人都算年輕、經驗不那麼豐富,也不會有資歷很深的大前輩給你諮詢,這時候就變成許多事情都要自己去摸索,過程中其實不少挫折,因為不會有人時時盯著你、告訴你現在的方向是對是錯,在很不確定的情況下總覺得自己做錯了就完蛋了,這個部分當初滿印象深刻的。

 

 

Q:大學時的專業有讓你覺得在工作上有什麼幫助嗎?

 

A:我大學時是圖資系,但是坦白說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很圖資系的人,只有幾堂跟UX的課跟現在的工作內容有所相關,在修課上我反而把比較大的重心放在智活中心開設的課程,當時總共有八門課,我都有修,經常在智活吃飯、睡覺,大三大四的生活幾乎都在那裡度過,現在想想,其實是那時候修的智活課程跟現在的工作有較多連結,而非自己的本科。

 

 

Q:智活上了什麼樣的內容?

 

A:智活基本上把所有UX的課程分成三個階段,第一階段會教你最基本的相關概念和服務設計,第二階段開始教如何做prototyping、user research、UI設計等等,第三階段則會直接進行一個專題。那個時候班上就只有三個人、三個助教、一個老師,是老師比學生還多的小班制,其實跟實習很像,是直接接業界的案子來做,時間也不是平時上課的時間,所以那時候每個禮拜一跟三都睡在智活中心。

 

 

Q:如果能回到大學,會想要加強哪些部分?

 

A:覺得可以再多涉獵一點的是coding跟做data分析的部分,因為現在工作上經常需要使用這方面的知識,可能有時候想要做一些嘗試或新的事情,雖然不會很複雜難做,卻常常因為工程師沒什麼時間處理而被延滯下來,這種時候就會覺得,如果自己也有一些相關技能,就不必總是要配合工程師的時間才能著手進行了。

 

 

Q:你會推薦學弟妹來新創公司實習嗎?

 

A:這部分我覺得其實很看個人,因為新創在我看來是一種滿極端的實習型態,可能喜歡的人會很享受其中,不適合的就會做不太來。基本上,我覺得喜歡嘗試新事物的人比較適合來新創企業實習,而且要先有心理準備,可能無法像在大公司裡那樣立即學到一些很特定的技能,相對之下學到的會是各種不同層面的東西,可能需要有更主動積極的心態才能適應融入。